2019浮華消亡史:首富缺錢 名企暴雷 投資人謹小慎微

2019浮華消亡史:首富缺錢 名企暴雷 投資人謹小慎微
2020年01月22日 21:36 華商韜略

  2019浮華消亡史:首富缺錢,名企暴雷,投資人謹小慎微

  “一天之內,接到五個借錢電話”,“還有十個朋友要賣樓”。

  作 者丨于瑋琳

  阿基米德說,給我一個支點,我可以撬動地球;企業家們說,給我一筆流動資金,我就能東山再起。可問題是:

  上哪兒找那么多流動資金呢?

  食言的首富

  互聯網有記憶,對于名人來說尤為如此。

  早意識到這點,也許李河君不會在5年前放下這般豪言:要在2020年讓漢能實現銷售一萬億,市值兩萬億,盈利一千億。要像美國的微軟、蘋果和韓國的三星一樣,成為中國企業的代表。

  如今已是2020年,現實何其骨感。李河君面對的不是鮮花與掌聲包圍的康莊大道,而是被員工聲討、欠薪十億的困局;是從富豪榜跌落,“首富”變“首負”的窘境。

  放在五年前,沒人會想到,能源巨頭漢能會有發不出來薪水的一天。曾豪擲200億建設金沙江金安橋水電站的李河君想不到,曾躊躇滿志邁入這家企業的員工們也想不到。

  2019年10月,數百名討薪者圍堵漢能北京總部,“李河君還我血汗錢”的橫幅拉起,正式撕下了曾經的信任以及最后的體面。

  “我們現在資金的確比較艱難,但有人說我是騙子,這是不可能的事。只要能解決眼下的資金問題,漢能就會呈指數級發展,明年會成為我們的一個milestone(里程碑)。”李河君在接受《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

  想對著媒體這樣表決心的絕不止他一人,2019年坐上財富過山車的也大有人在。

  2018年3月“胡潤全球白手起家女富豪榜”中,新光集團董事長周曉光位列第26名,問鼎浙江女首富。在2017年,以她和丈夫為原型、講述一代浙商奮斗史的電視劇《雞毛飛上天》熱播。演員演得好,故事也好,一時風頭無兩。

  然而不到兩年,天翻地覆。2019年1月*ST新光(維權)披露了公司實控人周曉光夫婦以及相關人員領受監管處罰的公告,除合計罰金80萬外,周曉光夫婦二人還被處以10年市場禁入。據悉,目前新光集團仍有300余億元的有息負債。

  “雞毛很輕,但只要有點兒風,它就能飛上天。”劇中的這句臺詞是浙商勵志精神的濃縮。然而拼搏不息的周曉光卻不得不面對此刻飛不起來的“一地雞毛”。

  人類的悲歡并不相通嗎?對于跌落王座的首富們來說可能并不成立。據不完全統計,過去一年“翻車”的各省首富多達十余位,有人負債累累,有人破產重組,有人成為老賴……總之,都是“缺錢”。

  更多企業也在“爆雷”。這其中,近一半A股上市企業“爆雷”的原因是債務違約。

  根據中央結算公司統計監測部的數據,2019年以來新增違約債券158只,涉及債券規模1216.99億元,同比分別增加28.46%和5.13%。三成發行主體為上市公司,其中不乏東旭光電(維權)、康得新這樣的“白馬股”。

  曾被稱為“A股體育品牌第一股”的貴人鳥也沒能逃脫債務違約怪圈。在2018年首次巨額虧損6.86億元、2019年主體長期信用評級被多次下調之后,在去年11月連續被曝出5億元的“16貴人鳥PPN001”、6.47億元的“14貴人鳥”不能按期足額支付本息,構成違約。

  此后,貴人鳥市值一路下滑至20億,而其巔峰時期市值超過400億。時代的潮水,終究打濕了昔日“鞋王”的羽翼。

▲2019年8月3日,運動鞋服品牌貴人鳥相關公告▲2019年8月3日,運動鞋服品牌貴人鳥相關公告

  樹大根深的上市企業遭遇“滑鐵盧”,借著新經濟崛起的勢頭想分一杯羹的創業公司更缺錢。

  據悉,2019年有1.2萬家教育公司關停,倒閉的教育品牌多達20余家,“英語培訓四巨頭”之一的韋博英語宣告破產,學員投訴無門。

  慘烈的還有金融和文娛。據統計,2019年金融行業投資金額同比大幅縮水85.5%;根據天眼查數據,截至2019年11月,中國影視公司注銷1884家,橫店開機率同比下降45%。

  創業維艱,2019年尤其艱辛。據IT桔子數據,2019年新經濟企業倒閉數為336家,而這些企業絕大多數是B輪以前,倒在了融資遲遲未至的半路上。

  “缺錢”,幾乎成了2019年各個經濟體聚焦的關鍵詞。有人缺錢找“花唄”,有人缺錢了找“花唄”的老板。

  馬云在不久前的浙商論壇中坦言:“一天之內,接到五個借錢電話”,“還有十個朋友要賣樓”。有人在猜測這五個人到底是誰,更多的人則感受到大環境的不易。

  失效的策略

  企業家們一籌莫展,升斗小民無比費解:幾千億的身家,說沒就沒了嗎?

  現象往往殘酷且刺眼,但其實,暗流早已涌動。

  錢,究竟去哪兒了?

  第一種情況是,錢,不是一夜之間消失的,而是一直都沒有。

  各大榜單計算富豪排名的方式大同小異,都有據可查,卻往往忽略了富豪的借貸情況。

  事實上,最有錢的人往往也是欠債最多的人。

  周曉光的故事就頗為典型:

  2011年至2018年,新光集團共發行了12支債券,總金額超過170億元。去年十月,一份關于新光集團已上市的子公司新光圓成的公告顯示,周曉光夫婦已累計質押新光圓成1.26億股,占其持有股份總數的99.98%。而新光集團的質押率也高達98.30%,累計質押11.15億股。新光集團已經沒有股權可以質押。

  資本運作本是常態,即便如格力這樣的企業也常年資產負債率在70%左右。但與新光們不同,格力同時保持了良好的現金流,賬上現金占總資產的50%左右。

  截至去年9月底,蘋果公司財報顯示其賬面現金為2059億美元;阿里巴巴登陸港交所以后,媒體粗略估計,其現金儲備約達430億美金。

  流水不腐,戶樞不蠹。現金流對于企業家而言,同樣是命脈所在。

  每一個躍上時代浪頭的弄潮者都非等閑之輩,即便借貸,也不是拿去隨意揮霍。

  到底是什么造成了首富們的窘境?

  這往往就是第二種情況了:盲目地投資在無法駕馭、不能快速回本的領域。

  新光的第一支債券是為了補上房地產投資的窟窿,而后的11支都是為了還上之前的貸款;

  漢能集團的水電站賺錢能力超群,但李河君非要癡迷薄膜光伏,前后投資約800億元,在2015年被停牌期間,只能跟朋友借錢補窟窿;

  新晉“預虧王”鹽湖股份,主營業務鉀肥原本效益良好,但在金屬鎂一體化項目、PVC一體化項目、化工板塊等項目上連續巨虧,導致今天的“慘狀”……

  曾有媒體做過統計:2019年爆雷的每10個上市公司里,大概有7個在此前五年間做過類似轉型、并購、重組的相關方案,并最終被這些極度占用現金流但又無法產生足夠利潤的方案推向倒閉的深淵。

  “短貸”已很難“長投”,銀行也等不了三年五載讓企業家押寶的未來產業變現了。

  眼下,攥緊現金流才是王道。

  其實無論是薄膜光伏還是金屬鎂一體化,本身都是好項目,但需要的投資數額巨大、回報周期長、極大牽制主營業務的發展,一旦債務暴雷,便會引起連鎖反應。

  連“鋼鐵俠”馬斯克都沒有全心執著于其火星移民計劃了。他老老實實賣自己的電動車,還在中美關系微妙的當下奠基了特斯拉上海工廠。他為的是什么?可流動的財源。

  碎裂的泡沫

  那么問題又來了,為什么是當下、企業家們曾經屢試不爽的策略失效了?

  這就來到了第三種情況:信貸政策的調整,債務層層疊加。

  中國經濟在經歷了改革開放40年來的飛速發展之后,整體增速趨向平緩,人口紅利逐漸消失。過去數十年間,因政策利好、創業環境寬松、投資主體杠桿虛高,無數新興企業野蠻生長。

  隨之而來的金融風險也不可小覷。

  有經濟學家指出:國內企業的現狀是80%的融資都依賴銀行。這和美國恰好相反,美國是80%源于金融市場直接融資,投資銀行、貨幣基金、保險公司等都參與其中。

  從2016年開始,在緊信用和去杠桿的政策調控下,相較于由國家背書、還款有保障的國有企業,為了盡可能降低壞賬風險,銀行對于民企尤其是小微企業貸款更為慎重。

  復星國際董事長郭廣昌在近期出席浙商會議中引述了數據:“2018年1月到2019年11月,民企債券市場融資為負2981億元,但是同期國企債券市場的凈融資量達到了38433億元。”

  在全球經濟下行的大趨勢之下,國有資本獲得融資更為容易。

  在寬松的信貸政策下,企業可以靠“借”錢來緩解資金壓力;但是眼下,銀行不再如曾經那般配合,若企業自身造血能力不足,就只能拆東墻補西墻,債務層層疊加,直至無力回天。

  欠債、亂投資、債滾債……更無奈的是,固定資產也難以快速變現。

  錢還去哪兒了?積壓在大量的固定資產和房地產項目中了。

  這也就是第四種情況。

  在過去幾年經濟的飛速發展中,無論企業還是個人,都還是傾向于將大量資金壓在固定資產上:企業家開發房地產、旅游度假區;普通人忙著買房,在北京有一套“老破小”學區房,就可謂“千萬富翁”……

  但,只要房子不賣、或是賣了沒人買,錢就永遠見不著、摸不到、用不上。

  對于企業家而言更是如此,固定資產資金回流極慢,并產生大量折舊,長期的閑置也無異于資源的浪費。

  聰明人不會被金錢所奴役,而是驅使金錢去創造更多的財富。創造的方式一定是讓錢流動起來,絕非變成鋼筋水泥。

  更何況,對于鋼筋水泥的國民狂熱,近年來開始降溫。樓市在經歷一輪輪調控的“洗禮”后也逐漸鎖定了“房住不炒”的時代命題以及“一城一策”的具體方案。

  數據顯示,CRIC監測的59個重點城市截至2019年11月末,庫存量達到了32994萬平方米,較2018年末上升了6%。“去杠桿”、“擠泡沫”的陣痛期仍在持續,但這也無疑是良幣驅逐劣幣的一個過程。

  人之貪婪才是本源

  講述美國次貸危機的電影《大空頭》中有一個經典場景:

  經濟繁榮時期,銀行為擴大收入,大力發展次級貸款。主人公們進行調研,發現市場幾近瘋狂:房東用狗的名字申請貸款也能成功,就算收入一欄空著也沒事兒;夜店上班的女子家里有五套別墅……

  最終,房價不再上漲,斷供潮爆發,大規模的違約讓高杠桿搭起來的債務高塔轟然倒塌。雷曼兄弟倒閉,貝爾斯登和美林證券被收購,次貸危機引發了全球性的金融海嘯。

  在利益面前,人性的貪婪往往會暴露無遺,即便是自詡聰明的華爾街精英也無法免俗。

  回眸看首富翻車,其實也是根植于人性深處的貪婪,根植于對更多財富的追逐、對做大做強的渴望和對載入商業史冊的憧憬。

  好在,在這一輪所謂“經濟寒冬”之中,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變得理性而謹慎了。

  最顯著的是投資人變謹慎了。

  曾經創業者靠著一份漂亮的PPT,在咖啡館坐一下午,侃侃而談講述商業模式就可以得到天使投資的時光一去不復返了。

  根據CVSource投中數據,2019年創投市場交易案例5311起,和2018年相比降幅高達48.5%,交易總金額537.52億美元,同比下降44.51%。

  但,同時,單比投資均值卻在不斷攀升,2019年已達到1012萬美元。

  這也就是說:好的項目也更加不愁錢了,投資者在項目的遴選上更加謹慎、更加回歸價值本源了。

  比如快手。在宣布拿下2020年春晚贊助權、即將“撒幣”11億元的同時,另一個好消息悄然醞釀:據悉,快手IPO之前的F輪融資即將完成,融資總額將高達30億美金。

  尤為引人注目的是,本輪融資除了被曝出將由騰訊領投之外,云鋒基金也赫然在列。此外,博裕資本、淡馬錫、紅杉資本中國基金也參與了此輪融資。在行業馬太效應逐步加劇的情況下,真正的頭部項目實力漸顯。

  而在市場流動性降低的大背景下,越來越多的人也愿意去主動了解、思考如何創造更多財富,而非被動地陷入狂熱的投資陷阱中了。

  電影《指環王》中,魔戒象征著人類的欲望,并借由此操控人心。它可能是財富、權力、人性的弱點。離成功越近的人,“魔戒”對他的吸引力也就越大。唯有抵御住誘惑,才能獲得支配自己人生的自由。

  做企業、過生活,皆如此。

  暗流涌動的2019,人人都在問錢去哪兒了;不用擔心,以嶄新的2020為起點,更多的錢正在奔赴它們真正該去的地方。

責任編輯:陳永樂

熱門推薦

收起
新浪財經公眾號
新浪財經公眾號

24小時滾動播報最新的財經資訊和視頻,更多粉絲福利掃描二維碼關注(sinafinance)

7X24小時

  • 02-05 雙飛股份 300817 --
  • 02-05 雪龍集團 603949 --
  • 02-04 瑞松科技 688090 --
  • 02-03 道通科技 688208 --
  • 01-31 耐普礦機 300818 21.14
  • 股市直播

    • 圖文直播間
    • 視頻直播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