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曉河:2030年我國GDP總量將超美國 成第一大經濟體

馬曉河:2030年我國GDP總量將超美國 成第一大經濟體
2020年01月12日 10:05 新浪財經

安裝新浪財經客戶端第一時間接收最全面的市場資訊→【下載地址

  新浪財經訊 “華夏新供給經濟學研究院2019年年會暨第四季度宏觀經濟形勢分析會”于2020年1月12日在北京舉辦。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宏觀研究院原副院長馬曉河出席并演講。

  馬曉河表示,今后十年中國經濟規模超美是大概率事件。他以2018年經濟數據作為基數計算。設計了三種方案和六種假設,三種方案即樂觀方案、基準方案、悲觀方案——改革完全到位是樂觀方案,基準方案是重要改革目標基本實現,第三方案是改革基本任務沒實現。六種假設包括我國經濟增長速度、人口、價格、匯率、世界銀行高收入國家門檻值、以及美國經濟增長等因素。

  據其介紹,通過上述數據進行情景分析,結果是到2030年,我國GDP總量最高將達34.3萬億美元,最低是30.6萬億美元,人均GDP在2025年三個方案都超過了世行規定的高收入國家門檻值標準。

  到2030年,美國的GDP規模是30.97萬億美元,中國按照基準方案是32.6萬億美元,這就意味著,到2030年,中國將會超過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

  以下為演講實錄:

  馬曉河:各位女士,各位先生,上午好!今天我發言的題目是“命運共同體與中國崛起”。

  第一,重大判斷,今后十年中國經濟規模超美是大概率事件。由于2019年國家統計局第四經濟普查調整了中國的數據,2018年增加19000多億,所以,只能從2018年作為基數做計算。我做了三個方案,樂觀方案、基準方案、悲觀方案。改革完全到位是樂觀方案,基準方案是重要改革目標基本實現,第三方案是改革基本任務沒實現。通過這三個方案進行情景分析。

  另外,還做了6個假設,包括我國經濟增長速度、人口、價格、匯率、世界銀行高收入國家門檻值、以及美國經濟增長等因素預測,按照6個假設的標準計算,到2030年我國GDP總量最高是34.3萬億美元,最低是30.6萬億美元,人均GDP中國在2025年三個方案都超過了世行規定的高收入國家門檻值標準。

  到2030年,美國的GDP規模是30.97萬億美元,中國按照基準方案是32.6萬億美元。

  美國經濟總量占世界第一已經一百多年了,到2030年中國將會超過它,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這是一個大概率事件。

  第二,從歷史上看,大國崛起存在“修昔底德陷阱”。哈佛大學肯尼迪學院的院長格雷厄姆·艾莉森研究了過去500年來的歷史,發現在過去500年里有16起新崛起國家跟現有的守成大國之間存在競爭,這16起里有12起都是通過戰爭結束,其中另外有4起是沒有打仗。

  第一是葡萄牙跟西班牙,當時兩國在爭奪殖民地上有矛盾,后來這兩國為了避免戰爭,向上帝求告,羅馬教皇代表上帝給他們解決了問題。第二是美國跟英國沒有打仗,為什么?美國、英國之間,一是有共同語言,政治訴求相同,政治制度一樣,英國決策者的心態能適應美國崛起。還有兩國在一戰、二戰有著共同利益訴求。

  簡單說來,英國忍耐接受了美國崛起。為什么?美國有大量英國后裔移民,美國崛起幾乎都是英國的后代兒子、孫子輩崛起了,老子高興啊!他們語言相同,制度相同,文明相同。所以,英國高興。

  再看蘇聯跟美國,蘇聯崛起,沒打仗,沒來得及打仗蘇聯就解體消亡了。再看德國跟英法也沒有打仗,為什么?德國向全世界人民道歉,吸取歷史教訓,避免打仗,實行和平崛起。

  現在看中國和美國之間,中國和美國有四大不確定因素,第一,舉國體制。第二,兩種價值觀兩種制度。第三,兩種世界觀,世界到底是共治還是獨霸。美國人認為這一百多年來美國一直是獨立治理,獨霸世界,中國想搞共同體,憑什么?他不愿給你改變游戲規則。所以,他們認為世界是美國的。中國人認為世界是大家的,要搞命運共同體,但是美國不這么認為。第四,兩種文明,中國是東方文明,美國是西方文明。許多美國精英認為西方文明優越于東方文明。所以,中國的崛起是對西方文明的挑戰。這種文明沖突有可能會引起對立沖突。因此,美國認為中國跟美國是互不相融的。

  第三,中國在崛起過程中內外部環境正在發生變化。從宏觀上看,一是國際政治多極化,世界正在由過去的一極多強向兩強多極轉變。美國目前是一強,下一步是中美兩強,中美兩強加多極,俄國、日本、德國、英國、法國,還有新興經濟體等,現在西方多數國家沒有做好中國崛起的準備,沒有形成適應心態,像英國當年適應美國崛起一樣的心態,他們覺得接受不了中國崛起。二是經濟全球化,當前的國際規則正在發生變化,全球化和區域一體化并存,賽場、賽道、賽規都在發生變化,全球產業鏈的技術、零部件供求由互補性、合作性、可獲性被正在向不同經濟圈的替代性、競爭性、難獲性轉變,WTO迎來了新的改革時代。

  第四次產業革命帶來的重大技術有可能取得突破,新技術、新業態、新模式、新產品相繼涌現,使得各國合作交流更加容易。同時,也使得各國居民突破了時空限制,更加及時準確的了解各國的信息和外部世界的發展潮流。

  另一方面,這種技術突破也使各國統治者治理社會,領導他們的人民更加便捷,治理手段更現代化,更便捷化。這種情況下,用傳統辦法治理社會面臨失靈,“我最優”將面臨考驗。盡管我的自認為我國的社會治理最優、最好,但是在信息化時代人們會有許多疑問或不相信,因為在沒有時空限制的信息時代,人們有比較,從全世界范圍進行比較,自己得出結論。

  具體到經濟方面看,中國當前投資打頭、出口導向、勞密產業為主導的發展模式走到了盡頭,需要改變。

  1、中國與世界大國之間不適應和摩擦度將加大。舉國體制、人海戰術是我國的優勢,但是他國、他人感到害怕。

  2、中國來自兩方面的壓力越來越大。一方面發達國家利用良好的營商環境吸引高端國際資本技術回流,另一方面低收入國家正在舉起“中國模式”大旗向中國學習,生產跟中國一樣的產品,發展跟中國一樣的產業,在市場上對中國形成了供給替代。

  3、中美由合作共贏向競爭對抗轉變。

  4、國內的結構性、體制性矛盾突出,影響社會經濟政治結構轉型。

  第四,怎么辦?理想選擇就是構建命運共同體。人類只有一個地球,各國共處一個世界,面對這種問題,應該尋求共同利益,共同價值,構建命運共同體。這是習總書記提出的,在解決全球性問題上大家應該避免以自己的優勢損害別國利益,避免自己的訴求影響別人的訴求。共同建立一個共同體,應對糧食安全、資源短缺、氣候變化、網絡攻擊、人口爆炸、環境污染、疾病流行、跨國犯罪等問題。

  對中國而言,命運共同體具有幾個有利方面,一是構筑共同發展平臺,尋找共贏領域,建立命運共同體,可以避免“修昔底德陷阱”。二是命運共同體是世界共治,特別是大國合力治理世界,可大大降低中國崛起的成本。三是命運共同體是一個包容制度安排,允許不同價值觀、不同制度在世界上共存,特別有利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完善和發展。

  但是有以下幾個問題需要研究。第一,構建命運共同體,需要對現有世界治理體系進行改造,改造過程中,美國能否愿意接受,能不能從“惟我獨尊”的陷阱中走出來。二是在多元價值觀、多元制度情況下,中國如何實現與世界無縫對接,因為我們的優勢太多了,中國愿意放棄一些他國難以接受的優勢,跟共同體對接嗎?舉國體制對中國是優勢,但對對象國是害怕和憂慮。三是命運共同體的構建既涉及到中國的對外進一步開放,也涉及到對內改革開放。我們國內改革可能是對共同體來說是一個適應性改革,包括結構性改革,但有些結構性改革是難以接受的,如果這些改革必須去適應我們自己提議建立的共同體,我們能進行這樣的改革嗎?

  最后,新思考。六條意見。第一,要讓命運共同體盡快落地,命運共同體是中國提出的,現在只是理念,如何落地變成現實,中國必須優先行動,讓別人先去行動肯定不行,中國優先行動比較符合實際。

  第二,在全球重大問題上要尋找合作點,與大國特別是美歐日俄打造新合作平臺,尋求最大合作的共贏方案。

  第三,協調好共同體的共存利益和我們的自存利益。中國提議建立命運共同體,共同利益跟自存利益之間既有相一致的一面,也有不一致的一面,兩者關系要積極協調。

  第四擴大貿易圈,一個自由貿易的世界對中國有利,要積極主動參與世界新貿易規則的形成,而且同主要經濟體實行多邊、雙邊的新自由貿易談判。我認為應先同東盟,再歐盟,后拉美,再非洲進行談判。

  第五,面對共同體,中國一定要實行適應性改革。改革與共同體不適應的體制,改革與新自由貿易規則不適應的體制,比如改國企,國企改革要進一步放權讓利,國企還要逐漸退出競爭性市場。第二改政府。改政府就是要取消產業補貼,降低最惠國關稅率,繼續降稅減費,減少審批和許可。

  第六,面對共同體,如何消除大國對中國的“舉國體制”、特色、優勢的疑慮,我認為要在意識形態上進行改革,協調共同體內的共同價值觀與我國核心價值觀的關系,讓他國、他人從觀念上的接受中國的特色和優勢。

  新浪聲明:所有會議實錄均為現場速記整理,未經演講者審閱,新浪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責任編輯:梁斌 SF055

熱門推薦

收起
新浪財經公眾號
新浪財經公眾號

24小時滾動播報最新的財經資訊和視頻,更多粉絲福利掃描二維碼關注(sinafinance)

7X24小時

  • 01-15 斯達半導 603290 --
  • 01-14 澤璟制藥 688266 --
  • 01-14 有方科技 688159 --
  • 01-14 玉禾田 300815 --
  • 01-13 潔特生物 688026 16.49
  • 股市直播

    • 圖文直播間
    • 視頻直播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