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暴跌重溫彼得林奇最經典訪談 心情不那么糟了

每次暴跌重溫彼得林奇最經典訪談 心情不那么糟了
2020年01月28日 10:15 證券市場紅周刊

下載新浪財經APP,了解全球實時匯率

  來源:聰明投資者,本文由時任川財證券研究員的穆啟國(譯)

  今天,重溫投資大師彼得林奇最經典的訪談,給暴跌后難受的你壓壓驚。

  心情好起來吧,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本文精譯自PBS 對彼得·林奇的采訪,PBS 是美國公共電視網(PublicBroadcasting Service)的簡稱。經我們與PBS 的郵件確認,此次采訪的播放時間是1997 年1 月14 日,不過從采訪內容推斷,采訪時間應該在1996 年年中。

  1、對投資的看法:

  (1)賣出賠錢的股票,讓賺錢的股票多跑一會兒;

  (2)股市上有許多牛股,你要做的就是找到其中的幾只就行了,必須要讓你的牛股彌補你的錯誤;

  (3)10 次投資能投對6 次就很優秀了,10 次對9 次是不可能的;

  (4)在投資上不能等到徹底想明白再行動,必須得承擔一些風險;

  (5)考察的公司最多的人將在投資這場游戲中取勝。

  2、對1987 年股市崩盤的看法:

  (1)股市崩盤的原因是市場漲得太過頭了,無論是從歷史經驗來看,還是從市盈率、股息收益率等所有統計指標來看股價都高得難以置信;

  (2)股市在1986 年9 月到1987 年9 月的12 個月里先漲了1000 點,然后跌了1000 點,可人們只記住了下跌;

  (3)1987 年的股市崩盤并不可怕,因為企業的基本面非常健康。

  3、投資者應該如何應對股市下跌:

  (1)1900-1995 年,美國股市經歷了53 次跌幅超過10%的下跌,平均每兩年發生一次,這些下跌中跌幅超過25%的熊市有15 次,即平均每6 年就會遭遇一次熊市;

  (2)股市是會下跌的,至于什么時候下跌沒人知道,如果投資者不能承受這一點就不應該進場;

  (3)時間對投資者有利;投資者不應該擔心一時的下跌,而是應該考慮股票10 年、20 年以后的情況。

  13年,1000美元變成2.8萬美元

  PBS:你執掌麥哲倫的時候多大?

  林奇:那是1977 年,當時我33 歲。當我接管它的時候,基金的規模是2000 萬美元。

  PBS:股市在1977 年到1982 年間實際上沒怎么漲,可你的基金卻表現得很好。你是怎么做到的?

  林奇:我覺得,靈活是一個關鍵因素。我的意思是,我什么股票都買,有工會的公司、鋼鐵公司、紡織公司,這些股票全都在我的投資范圍之內。

  我一直認為,到處都有投資機會,我自己親自研究我投資的股票。在我買的第一批股票里面有一只是塔可鐘,當時人們根本不考慮像塔可鐘這樣的小餐飲公司。所以,我覺得當時我們表現不錯就是因為我們會看各種公司。

  我一直認為,如果你考察10家公司,你可能會找到一家有意思的股票,如果你考察20 家,可能會找到2 只,考察100 家就可能會找到10 只。考察的公司最多的人將在投資這場游戲中取勝。這一點一直是我的投資思想。

  PBS:假如我在你執掌麥哲倫的第一天投入1000 美元,在你退休這一天,我會獲得多少回報?

  林奇:1977 年5月31 日,如果人們在麥哲倫投入1000 美元,13 年后,到1990 年5 月31 日我離開這天,這1000 美元將變成2.8 萬美元。

  PBS:談談1986 年到1987 年的變化。

  林奇:人們對待股票的態度從1960 年代到1987 年經歷了一個完整的周期。最初人們痛恨股票,鄙視股票,如果他們在聊天中知道你是做股票投資的,他們立即改變話題,根本不聊你的職業;

  后來,股市開始上漲,人們開始逐漸認真聽你談股票,再到后來人們知道你是做股票的,他們會問你,“你看好哪只股票?”,你去參加宴會,所有人都在談論股票;

  到最后,人們會向我推薦股票,不僅如此,我查看他們推薦給我的股票,這些股票三個月后都漲了。這是一個完整的投機周期。

  1987年的股市崩盤

  PBS: 1987 年股市崩盤的時候你在哪里?

  林奇:我和妻子當時正在愛爾蘭度假,這是我們八年以來第一次度假,我們是在崩盤前一周的周四出發的,我們出發這天股市下跌了55 點,那是我們第一次去愛爾蘭旅行。

  第二天周五,由于時差原因,我們在愛爾蘭的一天快結束的時候,我打電話回公司,得知股市又跌了115 點。于是,我告訴妻子,“如果股市下周一還在跌,我們最好回家。現在已經周末了,周末還在這里過。”結果,到了周一股市暴跌508點,我們就回去了。

  所以,我的基金在兩個工作日里縮水了三分之一。按照這種速率,這周肯定很難過。這就是為什么我決定回去的原因,就好像我能做什么一樣。

  我說好像,意思是在市場的這種崩盤中你幾乎無能為力。但是如果有投資人打電話過來問,“林奇正在干什么?”他們肯定不想聽到這樣的回答:“林奇正在打高爾夫球。”他們肯定更想聽到我正在看盤,研究對策。

  PBS:1987 年的股市崩盤為什么會發生?

  林奇:我覺得人們對1987 年崩盤的研究不夠充分。我認為,我們真的必須從正確的角度來思考這次崩盤。

  1982 年的時候股市是777 點,然后一路漲到1986 年,漲到1700 點。股市在四年里從777 點漲到1700 點。然后,股市在9 個月里又漲了1000點。所以,1987 年8 月股市的點位是2700 點。股市在9個月里上漲了1000 點,然后在2 個月里下跌了1000 點,在這兩個月的最后一天跌去500 點。

  所以,如果市場在1700 點盤整,沒有人會擔心,但是市場在9個月里上漲了1000 點,然后在2個月里下跌了1000 點,其中有一半是在一天里跌去的,人們會說,“這下完蛋了。”

  這兩種走勢不同,但股市的點位一樣。所以真正的問題是,市場就是漲得太過頭了,一直漲,漲到了無論是從歷史經驗來看,還是從市盈率、股息收益率等所有統計指標來看都高得難以置信的價位,但人們忘記了在1986 年9 月到1987 年9 月這12個月里市場的點位基本上沒變。

  股市在此期間漲了1000 點,然后跌了1000 點,可人們只記住了下跌。他們認為,“天啊,這是崩盤。全完了。股市會跌到200 點。”但股市沒有跌到200 點。

  這是非常獨特的情況,因為公司的業績很好。你打電話給上市公司,他們都會說,“我們搞不明白股市為什么會跌成這樣。我們的業績很好。我們的訂單很充足。資產負債表沒問題。”

  PBS:這是不是你投資生涯中最可怕的經歷?

  林奇:1987 年其實沒那么可怕,因為我專注于股票的基本面。我會打電話給上市公司,詢問他們的情況,研究他們的資產負債表、業務和商業環境。

  股市暴跌有點可怕,但你要問自己,“下跌是否將影響廣大消費者?是否將導致人們不再買車、買房、買家用電器,不再去餐廳吃飯?”你要擔心的是這些。

  事實是,1987 年的大跌和1990 年完全不同。在我30年密切觀察股市的過程中,1990年的大跌是迄今為止最可怕的階段。

  PBS:1990 年有什么可怕之處?

  林奇:1990 年距今差不多整整六年。1990 年夏天,股市在3000 點左右。當時經濟狀況還不錯。薩達姆決定入侵科威特。我們面臨的情況是科威特遭到入侵,布什總統為保護沙特阿拉伯派遣了50 萬士兵前往沙特。

  人們當時非常擔心,“伊拉克戰爭是否將演變成另一場越南戰爭?”軍界的許多有識之士說,“這將是一場艱苦的戰爭。”伊拉克當時的軍隊數量在世界上排第四。他們在和伊朗的戰爭中打得真的很好。伊拉克人非常彪悍。這將是一場漫長而又艱辛的戰爭。因此,人們對此非常擔心。

  另外,我們當時還遇到了一場嚴峻的銀行業危機。紐約市的所有大銀行、美國銀行等等,美國的真正基石全都深陷泥團。這和一些鐵路公司陷入麻煩有天壤之別。銀行業的情況十分危急。

  你不得不希望銀行系統能夠挺下來,并且美聯儲能夠明白花旗銀行、大通銀行、Manufacturers Hanover、美國銀行對美國的重要性,希望這些銀行能夠幸存下來。

  另外,當時經濟出現了衰退。和1987 年不同,1990 年你打電話給公司,他們會說,“我們的生意開始下滑。庫存開始堆積。我們的業績不是那么好。”

  所以,當時你必須要對所有這些情況有信心,你必須要相信不會爆發重大戰爭。1990 年你真的必須要對美國的未來有信心,而1987 年經濟的基本面很好。

  投資者應該如何思考與應對股市?

  PBS:牛市在1982 年發軔,當時的環境讓人吃驚嗎?

  林奇:1982 年是美國非常可怕的一個時期。二戰之后,我們經歷了9 次經濟衰退,1982年是所有這些衰退中最嚴重的一次。當時通貨膨脹率高達14%,基本利率20%,長期政府債券的收益率是15%,情況非常糟糕。

  當時的經濟狀況真的是處于自由落體狀態,人們確實非常擔心,“美國經濟難道就這樣沒希望了嗎?我們到底能不能遏制通脹?”有許多時候,情況撲朔迷離,這時候你必須要對自己說,“我有信心,我相信股票,我相信公司。他們能控制通脹。

  現在是反常情況。兩位數的通脹是罕見的事情,不會經常發生。”事實上,我們的一位投資人寫信告訴我說,“你有沒有發現你投資組合中一半的公司現在都在賠錢?”

  我查了一下,發現他說的是對的。但我對此做好了準備。我的意思是,“一旦經濟恢復正常狀況,這些公司就會有很好的表現。以前的所有衰退我們都成功渡過,沒道理這次就走不過去。”后來經濟擺脫了衰退,而一旦我們恢復正常,股市就開始上揚。

  PBS:沒有人告訴你將發生經濟衰退?

  林奇:要是能知道什么時候發生衰退就好了。我不記得有誰預測到1982 年我們的通脹率將達到14%、失業率達到12%、基本利率高達20%,這一年的經濟衰退是大蕭條以后最嚴重的。

  我不記得有誰曾經預測到上述任何一點。衰退就這樣發生了。經濟狀況就是那樣,非常糟糕。我不記得有誰告訴過我會出現這些狀況。所以,所有這些東西我都不擔心。我經常說如果你每年在經濟上花13 分鐘,你就浪費了10分鐘時間。

  PBS:人們應該想什么?

  林奇:人們應該想正在發生的事情,而不是預測未來。如果你持有汽車股,你應該對二手車的價格非常感興趣。如果你持有鋁業的股票,你應該對鋁的庫存非常感興趣。如果你持有的是酒店類股票,你應該考慮有多少人正在建造酒店。

  這些都是事實。人們喜歡談論未來將發生什么,或者經濟衰退的平均持續期是兩年或天知道是多少年?沒有任何理由證明某次經濟擴張不可能持續更長時間。

  我的意思是,我考慮的是事實,而不是預測未來。預測是水晶球之類的東西,這行不通,徒勞無功。

  PBS:小散戶在股市上和大機構玩有獲勝的機會嗎?

  林奇:人們總是說小散戶在股市上沒有獲勝的機會。這有兩個問題。首先,我認為小散戶有獲勝的機會,第二,問題是不論他們是否覺得他們有沒有機會,他們還是投資了。我的意思是,如果他們如此深信自己在股市上沒有獲勝的機會,他們應該以不同的方式投資。

  小散戶在投資方面和在其它方面的做法不同。他們買房子的時候會很認真,考察周邊的學校和街區以及排水系統等等。就算是買一臺冰箱都會做一些功課。可是他們在投資上不一樣,聽到一只股票就立即買入,結果他們得到的回報證明小散戶的股市上的表現很可憐。

  如果你在購買汽車或房子上犯了錯,你不會將這個錯誤歸咎于職業投資者。但是如果你的投資研究沒有做到位,你購買了沒有銷售收入、沒有利潤、財務狀況非常混亂的股票,后來股價下跌,你卻說,“這都怪職業投資者的程式化交易”,其實這是因為你沒做功課。

  所以,我勸人們,他們可以在股市上投資,可以獲得很好的回報,但他們必須要作一些事情。

  PBS:談談擇時。

  林奇:市場本身很不穩定。20 世紀已經走過了95 個完整的年頭,現在是1996 年年中,股市下跌了近10%。

  在到目前為止的95 年里,我們一共經歷了53 次跌幅超過10%的下跌,不是有53 年下跌。市場可能在一年里上漲26%,然后出現了10%的回調。也就是說,95年里出現了53次下跌,平均每兩年發生一次。

  在這53 次下跌中,有15 次下跌的跌幅高于25%。這么高的跌幅就是熊市。所以,在95 年里有15 次熊市,即差不多每六年就會遭遇一次大跌。

  好像沒有人知道股市什么時候下跌,至少如果他們知道,他們也不會對任何人講。我不記得有誰做的市場預測正確的次數高于一次,但人們做了許多預測。所以,下跌是會發生的。

  如果你在市場,那你一定要明白市場是會下跌的。每隔幾年市場就會出現10%的回調。回調是迅速虧許多錢的委婉說法。熊市是跌幅達到20-30%的下跌。這些是會發生的,至于什么時候開始發生,沒有人知道。如果你不能承受這一點,你就不要入市。

  你的投資期是1 年還是10 年或20 年?如果你現在投資股市,目的是一年后為念大學的孩子支付學費,這樣的投資是很愚蠢的,這和在賭場里面賭大小一樣,因為股市在未來一兩年會怎么走,你不知道。

  在股市上,時間對你有利。在股市下跌的時候,如果你有錢,你不擔心下跌,你就可以加倉,你不應該擔心一時的下跌。你應該擔心的是10年、20 年股票會怎么樣。

  PBS:如果你在1966 年投資股市,需要15 年才能回本。

  林奇:股市在1966 到1982 年間持平。但你還是獲得了股息,所以你的投資回報率依然是正的。除了1920 年代,這是20 世紀股市回報率最差的一個時期。

  所以,盡管股市盤整了10 年,但公司依然在派發股息,有些公司的股息還提高了。你必須要考慮的問題是,“公司未來的利潤會如何?”

  從歷史經驗看,公司利潤平均每年增長大約8%。利潤每年增長8%,9 年就會翻一番,18 年就會翻兩番。在過去25 年里,公司利潤增長了6 倍多一點,股市上漲了6 倍多一點,股息收益率在2%到3%之間,所以每年的股市總回報大約是11%。

  長期來看,公司利潤和股市回報之間的相關性高得匪夷所思。所以,你必須要問,“10 到20 年后會發生什么?通用電氣、微軟、強生等公司10年后的利潤是否將比現在高?我認為是的。未來是否將出現聯邦快遞、康柏電腦這樣的新公司?我認為是的。”你要投的就是這樣的公司。

  人們把全部時間都用在想“我應該在一年中的什么時候投資?”這么做太浪費時間了,沒用。我曾經做過一個非常有趣的研究,這是一次很好的訓練。在1965 到1995年的30 年間,假設你的運氣極好,每年都能抓住當年的最低點,并在最低點上投入1000 美元,這么做30 年的年均復合回報率是11.7%。

  反過來假設有些人運氣奇差,連續30 年每次都在當年的最高點入市,他們的年均復合回報率是10.6%。在一年的最低點和最高點投資所產生的回報率差別就這么多。

  還有一些人在每年的第一天入市,這么做的年均復合回報率是11%。抓住最高點和最低點的概率幾乎是零,可人們卻投入了大量的時間試圖摸清市場的走勢、應該在一年的哪個時點買入。這么做太不值得了。

  PBS:難道他們就買入并持有嗎?

  林奇:如果他們有信心,并且不著急用錢,他們就應該買入、持有,然后在市場下跌的時候,加倉。如果每次市場下跌10%,你都加倉,你的回報將比11%的平均值高。

  人性在過去5000 年里一直沒變,人們的情緒還是在貪婪與恐懼之間擺動。市場上漲的時候,大家都不擔心。一旦市場突然有個風吹草動,人們就開始緊張。

  PBS:事實是,在我們生活的美國,許多人覺得他們沒有選擇,他們不得不入市。對于這些人,他們應該怎么投資?

  林奇:如果他們的心理承受能力不夠高,無法承受市場的波動,他們真的就不應該進入市場。他們可以投資貨幣市場基金或者購買國債。

  我認為,未來20 到30 年里,國債的回報將沒有股票高,但長期來看依然高于通貨膨脹,因此還是能讓投資者獲得正的實際回報。少賺一些總比賠錢好。

  PBS:這些人應該如何教育他們的孩子,如何退休呢?

  林奇:他們必須要提高儲蓄。美國民眾的儲蓄不足。我們整個體系在這個方面都在倒退。

  如果你借錢消費,購置家具,這些消費可以扣稅,但是如果你存錢,你的儲蓄則會被征稅。所以,人們早就摸清了這個系統,他們知道儲蓄得不到獎勵。

  我們的系統讓人困惑。如今的資本利得稅率是美國歷史上最高的。日本的資本利得稅率是零,但日本的儲蓄率高達20%。我們必須要提高儲蓄率。但沒有人鼓勵儲蓄。

  我記得我在大學里學過,儲蓄等于投資。儲蓄資金全都將轉換為資本投資,資本投資將提高生產力,創造更多就業,改善生活水平。我們的儲蓄不足,我們必須得提高儲蓄,這是我們要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

責任編輯:戴明 SF006

林奇 股息

熱門推薦

收起
新浪財經公眾號
新浪財經公眾號

24小時滾動播報最新的財經資訊和視頻,更多粉絲福利掃描二維碼關注(sinafinance)

7X24小時

  • 02-05 雪龍集團 603949 --
  • 02-05 雙飛股份 300817 --
  • 02-04 瑞松科技 688090 --
  • 02-03 道通科技 688208 --
  • 01-31 耐普礦機 300818 21.14
  • 股市直播

    • 圖文直播間
    • 視頻直播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