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時便利店“二度陣亡”幕后

全時便利店“二度陣亡”幕后
2020年06月02日 14:32 商學院

  全時便利店“二度陣亡”幕后

  便利店作為整個零售體系中最接近終端顧客的實體業態,被資本及互聯網企業寄予了更多的想象力。但隨著一波又一波的倒閉潮,曾站在風口上的便利店,還能飛起來嗎?

  文|李曉光 石丹

  全時便利店的“閉店”危機似乎迎來了轉機。

  5月20日,有消息稱全時北京便利店或將被好鄰居收購。好鄰居CEO表示,目前好鄰居暫時幫全時把門店運營起來,收購事宜要后續再看。也因此,原定于5月21日關閉門店的全時現在確定繼續營業。

  5月11日,北京OurHour全時便利店公眾號發布《全時便利店停至營業告知函》。告知函稱,因公司經營戰略調整,全時便利店北京區域所有門店將于2020年5月20日24點0分結束經營。

  “在此之前全時仍將盡力提供良好的服務,并對全場商品進行6折銷售(不含香煙)。持有儲值卡和會員積分的顧客,需于2020年5月21日之前到全時直營門店消費、退款或核銷。”通告中寫道。

  信息一經發布引起業內關注,但隨后不久這一消息又被刪除。5月12日,北京OurHour全時便利店公眾號再次發布《關于全時儲值卡、會員積分兌換公告函》。

  與11日的聲明相比,這次全時方面沒有提到關閉門店,而是說“全時便利店北京區域所有門店將于2020年5月20日24點0分經營進行調整”。 同時,聲明中也強調將對直營門店全場商品進行6折銷售(不含香煙、卡購產品),把加盟門店排除在外。

  《商學院》記者在北京市豐臺區太平橋西里一家全時便利店中看到,全場貨品正在3折銷售,且貨架多半已空。店員稱這幾日還會繼續上貨。

  5月13日,全時便利店又通過官方微信發了一篇告知函。其中提到,因為疫情影響嚴重,我們被迫進行戰略性調整,便利店這塊業務將進行整合、優化,整合之后將會積極引入戰略合作,重新出發。

  針對全時門店調整的具體原因,《商學院》記者通過撥打全時客服電話,并向山海藍圖公開郵箱發送采訪函等方式嘗試與全時方面取得聯系,截至記者發稿,均未能獲得回復。

  在線上流量幾近殆盡的當下,便利店作為整個零售體系中最接近終端顧客的實體業態,被資本及互聯網企業寄予了更多的想象力。但隨著一波又一波的倒閉潮,曾站在風口上的便利店,還能飛起來嗎?

  貨架空空

  “貨賣完了,店就關。”向記者說這話的,是位于北京西站附近的一家全時便利店員工。在5月12日下午,記者來到這里時,貨架大多已經空置狀態。

  “5月11日,要閉店的公告發出沒多久,就引來了許多消費者,現在貨都賣得差不多了。”該員工進一步向記者說道。即便如此,第二天依舊有大量消費者涌入店內。

  一位附近的消費者向《商學院》記者表示,在網上看到消息,說是有6折的優惠,所以搜了下附近的門店,趕緊過來了,沒想到還是來晚了。

  在位于豐臺區的另一家門店,門前甚至排起了長隊。“來的人太多了,考慮疫情防控的因素,所以采取了限流的措施。”該店一名工作人員向記者表示。

  《商學院》記者了解到,在5月12日下午該門店一度處于關閉狀態,盡管門口寫著24小時營業。“原因很簡單,東西賣的差不多了,我們需要補貨。”上述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他預測,其實等不到5月20日,大約在15日左右這家店就會關閉,“因為庫存不夠”。

  據他透露,在5月10日,也就是官方發出公告的前一天,他們內部就接到了閉店的通知。“太突然了,我們4月份的工資也正常發放,完全沒有預兆。”他進一步表示。

  北京之外,《商學院》記者通過美團、餓了么等線上平臺查詢可發現,全時便利店位于天津的多家門店均處于“休息中”。與此同時“天津Ourhours全時便利店”的微信公眾號已消失,只有成都、河北、北京的公眾號目前則還在正常運營中。

  此前,全時便利店也還對外透露,在今年第四季度將嘗試一些新的業務模式如前置倉,將發力商品和電商業務,建立一套有效并有趣的會員體系,通過全時會員去豐富與消費者的互動。

  企查查顯示,全時母公司北京山海藍圖商業有限公司(下稱山海藍圖)由蔡學彥和山圖酒業股份有限公司分別持股50%。目前,山海藍圖的執行董事及總經理為蔡月圓,山海藍圖旗下共有203家分支機構。

  山海藍圖對便利店有不少布局,2018年,蔡學彥投資 400 萬元拿到了廈門見福便利店 3.2%的股權;2019年,蔡學彥還投資 500 萬元成立了河北嘉山康圖便利店有限公司,占股 50%。

  不過,山海藍圖的股權早已經被凍結。根據企查查顯示,該公司的全部股權已被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凍結,凍結時間為2020年2月17日至2023年2月16日。而自2019年12月起,山海藍圖旗下有35家分公司也陸續被注銷。

  踩雷P2P

  全時便利店成立于2011年,曾被稱為“最像7-11的本土便利店”一度擴張十分迅猛,在西南、華南、華中、華東、華北五大區域都有布局。

  2015年,全時曾提出“年內千店,5年萬店”計劃,2017年底又提出“百城百萬”計劃,宣稱要投資百億元,預計五年覆蓋100個城市,100萬個終端。

  公開資料顯示,全時便利僅在北京就有400多家門店。截至2018年7月,全時便利店已經覆蓋北京、南京、天津、長沙等10個城市,門店數接近800家。

  同年8月,全時母公司復華控股集團P2P理財平臺海象理財爆發兌付危機。海象理財共有7萬多位投資者,近40億元存量,擠兌15億元左右。

  據了解,復華控股成立于 2013 年,業務涵蓋地產、金融、投資、文化、旅游、健康、酒店、商業等領域。此后,復華控股資金鏈緊張,全時便利店也受到了波及,曝出了欠薪、拖欠供應商賬款、門店斷貨等負面消息。隨后,全時便利店被收購的流言頻出。

  2019年2月,全時便利店被拆分出售,華東及重慶總計不超過94家門店宣布全部被羅森中國“接管”,北京、天津、成都的全時便利店則賣給了以進口葡萄酒為主業的山海藍圖,長沙地區的門店由“珊珊”接手。

  北京山海藍圖商業有限公司通過“資產轉讓”模式,收購了“全時”商標、軟件系統及門店資產,并與門店業主換簽了房屋租賃合同,并不承擔債務。

  2019年 11 月,北京全時接連開出新店,頗有卷土重來的態勢。山海藍圖負責人也滿懷信心地向媒體表示,“不排除向其他區域拓展。做快消品品牌的企業都有終端情結,比如說統一與 7-11、康師傅與全家。”

  現如今,全時便利店再次到了生死的關頭。在接受《新京報》采訪時,全時方面回應稱,“不是資金鏈斷裂,而是因為疫情影響嚴重,我們進行戰略調整。便利店這塊業務先收縮,停業之后會有其他合作。”

  從上海連鎖經營協會統計的2020年一季度的數據可以看出,疫情期便利店銷售大幅度下降。2月份上海便利店市內零售額同比下降23.02%(不含蘇寧小店,包含易捷便利);3月份上海便利店市內零售額同比下降20.99%,1-3月累計同比下降12.62%。

  但零售電商智庫及百聯咨詢創始人莊帥向《商學院》記者分析,像這種大規模的關店,大概率是因為資金鏈斷裂。在他看來,疫情不會對全時產生致命性影響。

  “便利店是最早推出副業自救的業態,其線上化程度又普遍比較高,再加上其所經營的商品大多為生活必需品,疫情對它們的影響有限。”他進一步向《商學院》記者說道。

  中國連鎖經營協會常務副秘書長王洪濤在接受媒體采訪時也提到,便利店行業整體復蘇態勢是向好的,盡管2020年第一季度便利店行業整體銷售同比下滑15%左右,4月以后行業正陸續恢復。

  新零售專家云陽子則向《商學院》記者表示,全時便利店在5月12日發布的公告中已經更改了關店的措辭,不排除后續對直營門店升級改造以及重現開店的可能性。

  便利店還有戲嗎?

  2020年1月,商務部發布《關于推動品牌連鎖便利店加快發展的指導意見》提出,要健全城市公共服務基礎設施,織密便民消費網格,優化便利店營商環境,推動便利店品牌化、連鎖化、智能化發展,更好地發揮便利店服務民生和促進消費的重要作用。

  雖然由于重資產、高成本被詬病,在政策的加持下,便利店仍是一個被市場看好的生意。在線下實體零售整體環境增速放緩的背景下,便利店是其中唯一仍保持正向增長的行業。

  根據畢馬威中國和中國連鎖經營協會聯合發布了《2019中國便利店發展報告》,2018年中國便利店行業增速達19%,市場規模超過2000億元人民幣。

  除了傳統的7-11、全家等外資系外,便利店也引來了天貓、京東、蘇寧、中石化等巨頭等參與。根據IT桔子數據,2017年,便利店站在了“風口”,投融資事件突破70起,投融資金額達65.13億元。

  電商巨頭們爭先恐后地沖進便利店的賽道。2017 年,劉強東打出未來 5 年,開設超過一百萬家京東便利店的口號,其中一半開設在農村;阿里巴巴幾乎在同期宣布,在當年度打造 1 萬家天貓小店;蘇寧同樣在次年,宣布當年將在全國鋪設超過 1500 家自營蘇寧小店。

  莊帥向《商學院》記者表示,便利店可以和線上結合,又緊鄰社區,離消費者比較近,這是有可能可以挑戰電商以及商超巨頭生意,再加上人力、物流等各項成本的上升,開大型商超投入成本過高,所以便利店就受到了追捧。

  但好景不長,在2018年便利店迎來了一波倒閉潮。當年7月底,鄰里家(北京)商貿有限公司就向供應商發出告知函稱,公司于8月1日起停止總部各項業務,并陸續停止門店營業,停業原因是由于公司資金發生問題,目前該公司賬戶內已無可支配資金。

  緊接著2018年11月底,上海全家便利店也身陷負面新聞。據媒體報道,曾在上海全家便利店寧波路店、人民廣場二店、新金橋廣場店三家門店打工的20多名務工人員向黃浦區勞動監察部門求助,稱其門店老板人間蒸發、離奇失蹤,使他們幾個月的工資打了水漂。

  云陽子向《商學院》記者表示,從成本角度考慮,便利店有三座難以逾越的大山:房租成本、人工成本、用電成本。“現在便利店行業又出現了一些新問題,即時配送的興起,使得便利店有了更多的競爭對手,處境愈發艱難。”他進一步向《商學院》記者表示。

  《2019中國便利店發展報告》顯示,中國便利店運營成本高企,2018年便利店年平均費用60%支出為職工薪酬,34%為房租,近95%的成本為硬性支出,兩項合計年平均支出為238萬元。

  “便利店雖小,但并不是一個簡單的生意,選址、品類、經營策略、供應鏈,每一個因素都可能決定便利店的生死。”莊帥向《商學院》分析。

  一個明顯的事實是,即便有了許多的入局者,但國內至今沒出現一家具有全國性的便利店品牌,“走出去難”,是大部分本土化便利店的通病。

  比如,唐久便利店基本圍繞著山西地區做門店擴張,見福便利店也都是在廈門地區開設門店,國大36524也基本是在河北地區,以及云南的本土便利店品牌“之家便利”。

  在莊帥看來,這主要是由于各地在風俗習慣、語言文化、經濟發展程度等各方面巨大差異性,從而導致一套固定的模式很難直接向全國普及。

海量資訊、精準解讀,盡在新浪財經APP

責任編輯:蔣曉桐

熱門推薦

收起
新浪財經公眾號
新浪財經公眾號

24小時滾動播報最新的財經資訊和視頻,更多粉絲福利掃描二維碼關注(sinafinance)

7X24小時

  • 06-08 復旦張江 688505 --
  • 06-08 聚合順 605166 7.05
  • 06-05 金宏氣體 688106 --
  • 06-04 康華生物 300841 70.37
  • 06-03 博匯科技 688004 28.77
  • 股市直播

    • 圖文直播間
    • 視頻直播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