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布斯》:安德森-霍洛維茨顛覆傳統風投模式

《福布斯》:安德森-霍洛維茨顛覆傳統風投模式
2019年04月25日 13:49 新浪財經

牛市來了?安裝新浪財經客戶端第一時間接收最全面的市場資訊→【下載地址

  導讀:《福布斯》新一期封面文章稱,曾投資FacebookTwitter等明星企業的安德森-霍洛維茨再次出發,由風投公司變更為金融顧問公司,顛覆一貫的風投流程。

  2009年金融危機后,安德森(Marc Andreesen)和霍洛維茨(Ben Horowitz)開始發動席卷硅谷的宣傳活動,募集首支風投基金,號稱投向志向遠大、果斷、專一,像喬布斯那樣用科技影響世界的創業者。他們踐行了自己的承諾,利用募集的數十億美元扶持了Facebook、Twitter等企業。

  本刊在安德森-霍洛維茨基金(Andreessen Horowitz)加州門羅帕克總部采訪了安德森。安德森開發的網景瀏覽器及之后網景公司IPO在數字時代具有里程碑意義。他知道,當年的豪言壯語已不適合2019年,聲稱21世紀是特立獨行者的世紀。” 安德森表示,在這個高度鏈接、社交媒體和信息過載的時代,那些特立獨行者將會挑戰現狀,創造“獨角獸”企業。

  47歲的安德森是特立獨行者的充分寫照。開出引人注目的支票,把自己的熱門博客和Twitter用作武器(在特朗普之前),在一個立足于低調合作的領域招攬運營專家大軍,安德森堪稱硅谷顛覆規則的標志性人物之一,十年便躋身硅谷一流風投掌門人之列,據估計為其投資者創下逾100億美元的利潤。在接下來一年左右的時間內,預計至少5家由霍洛維茨投資的獨角獸公司上市:即愛彼迎、Lyft、PageDuty、Pinterest和Slack。安德森表示,無論什么行業,與眾不同的辦法就是要出類拔萃。

  然而,保持第一比成為第一還要艱難。科技讓世界更美好的樂觀情緒隨著Facebook的每一樁數據丑聞日漸衰退(安德森是Facebook早期投資者,至今仍是其董事)。社交媒體往往成為邪惡勢力的溫床,這是對安德森及其公司宣揚科技至上的標志性信條的挑戰。而且在沙丘路上的會議室里,下一家Instagram、Twitter或Skype(安德森-霍洛維茨基金早期最著名的三大投資)的股權不再是這家風投的囊中之物。如今數十億美元規模的風投基金紛紛加入競爭,數量創下新高。但與新入場的軟銀集團1,000億美元超級基金相比,包括安德森-霍洛維茨在內的所有基金都顯得落伍。宣布重整一個破碎的行業還會為自己樹立大量競爭對手,如果你的成果不能支撐前期的宣傳,他們都會抓住機會極力渲染。

  于是在今年福布斯全球最佳風投人榜分列第55位和第73位的安德森和霍洛維茨打算親自出面。他們剛剛籌集并即將公布一筆20億美元的基金(管理的總資產將因此接近100億美元),將會為第一輪投資時錯過的被投公司和獨角獸開更大的支票。更為大膽的是,他們告訴本刊將把公司注冊為金融顧問機構而放棄其風險投資機構身份,這要求對其全部150人進行耗時耗力的審核。

  為什么這么做?長期以來,風投家愿意放棄實施華爾街式的監管以換取主要投資于非上市企業新股的承諾。在加密幣時代到來之前,風投公司樂意做出這樣的取舍,但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表示加密貨幣是一種高風險投資,需要更多監管。安德森-霍洛維茨對此表示無所謂。放棄風投公司身份能讓安德森-霍洛維茨在風險更大的賭局里走得更遠:如果想投10億美元進入加密貨幣或代幣,或在上市企業或從其他投資人手中無限購買股權,安德森-霍洛維茨就可以這么做,而其它風投公司將因此束手束腳。

  從一開始,安德森-霍洛維茨的信條就很簡單。霍洛維茨說:“我們希望人們想融資就去找我們打造的風投公司。”年僅24歲就憑借顛覆性的網景瀏覽器榮登《時代》周刊封面的安德森不需要名聲。而且倆人都不需要金錢。安德森和霍洛維茨是在網景的同事,后來聯合成立了一家公司。這家公司就是Opsware的前身,由霍洛維茨負責經營,最后在2007年以17億美元賣給惠普

  在2009年創立安德森-霍洛維茨風投公司之前,二人組還曾涉足天使投資,在圈內獲得了離經叛道的名聲。安德森在其pmarca博客宣傳創業建議,其Twitter繼承了博客的作風,以令人驚訝的140字符微型博文而廣為人知,主題涵蓋經濟理論和網絡中立性等內容。(普遍認為正是安德森帶火了“推特風暴”一詞。)與此同時霍洛維茨還擅長引用說唱音樂歌詞,是球風較為粗野的橄欖球隊奧克蘭突襲者(Oakland Raiders)球迷。

  安德森和霍洛維茨打造風投公司的品牌戰略并不仿效該行業的精英集團,而是學習埃里森(Larry Ellison)的甲骨文公司及其在企業軟件大戰中咄咄逼人的營銷手段。他們歡迎媒體,舉辦眾星云集的活動,對聽眾大談傳統風投的壞話。另外,盡管倆人最初對給Okta(現估值便宜90億美元)、Slack(現估值70億美元)等企業提供的種子資金較少,但他們無視行業傳統思維,大筆攬入Twitter、Facebook之類當時估值已經達到十億美元企業的股權。

  憑借之前的成功退出和精打細算,安德森和霍洛維茨把資金再次投入公司,其公司結構更像好萊塢經紀公司而非傳統風投公司。倆人好幾年都不領工資,新加入的普通合伙人薪資也低于正常水平。相反公司大部分費用用于一支迅速擴大的服務團隊,成員包括市場營銷、企業發展、金融和招聘的專家。

  還需要一輪融資?安德森-霍洛維茨基金的專家將助你一臂之力,幫助你撰寫演示稿,指導你完成數十次排練后再安排會面。需要一位負責工程技術的副總裁?公司的人才團隊將確定并利用最優秀的獵頭公司物色最佳人選。

  在公司總部的高管匯報中心和紐約一家分支辦公室,安德森-霍洛維茨基金的員工扮演著媒人的角色,以見識尖端技術吸引大公司和政府機構前來,然后將相關初創公司介紹給他們。2012年,安德森-霍洛維茨基金投資開源代碼庫GitHub,而后微軟以75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該代碼庫。消費行業初創公司,如外賣獨角獸Instacart(2014年投資,現估值79億美元)與全美零售商和食品品牌建立合作關系。今年3月,在最近的一次訪問中,十幾家初創公司陸續申請與幫助美國軍隊發現和購買新技術的美國國防部國防創新部門會面。

  這一方法奏效了。消息人士稱,預計該風投公司規模分別為3億美元和9億美元的第一支和第三支旗艦基金為投資者帶來五倍回報。6.5億美元的第二支基金和17億美元的第四支基金預計有三倍回報,且預計回報率將繼續攀升。規模16億美元的第五支基金于2016年推出,預計回報為時尚早。

  盡管其他風投公司可能不愿意公開稱贊安德森-霍洛維茨基金,但顯然他們也仿效它的做法。從博主、播客專家到常駐財務官和安全專家,近年來風投行業的非投資人專業人士數量不斷增長。風投公司Haystack的普通合伙人Semil Shah說:“提供服務的想法現在讓人感覺是在下賭注,很多公司都照搬了這一做法。”Okta聯合創始人Frederic Kerrest稱,經常會有其他公司找上門,表示希望建立自己的簡報中心參與角逐。

  所有這些自鳴得意和不屑一顧的行為都已經為自己樹敵太多。其他投資者從未忘記安德森-霍洛維茨基金是如何聲稱該行業已經沒落,而且只有自己才有靈丹妙藥。幾乎從一開始,有關該基金公司為交易支付過高價格的說法就甚囂塵上,以至于當安德森和霍洛維茨在2012年開始為第三支主要基金融資時,其合伙人不得不與各自的被投公司確認每一個頭寸,向投資者證明這種言論的錯誤。

  與此同時,他們投資失敗的案例(如Clinkle公司、Jawbone公司和Fab公司)以及像投資Zenefits公司這樣的重大失誤被放大。安德森-霍洛維茨基金有一個觀點廣為人知,即重要的不是投資了多少家失敗的公司,而是有多少公司獲得了巨大的、異乎尋常的成功。安德森認為,每年全部的收益只來自15筆交易,他打算首先關注所有熱門交易。

  安德森-霍洛維茨基金錯失優步,但并不承認這一點。一些了解此次融資的消息人士透露,該公司距離獲得優步重大股份只有一步之遙,但后來還是與之失之交臂。這個至今還鮮為人知的故事是這樣的:2011年秋天,優步的聯合創始人卡蘭尼克(Travis Kalanick)正在進行一輪火熱的B輪融資,他非常希望安德森-霍洛維茨基金領投。而安德森-霍洛維茨基金,尤其是安德森本人,也迫切希望這么做。到10月初,卡蘭尼克電話通知其他風投公司自己與安德森以及另一位合伙人已達成共識,按照約3億美元的估值接受投資。然而,安德森基金在最后一刻猶豫了。本刊獲得的卡蘭尼克的一封電子郵件顯示,該基金仍將投資,但投資結構將會使優步的估值大降至不到2.2億美元。于是卡蘭尼克選擇Menlo Ventures,接受了其2.9億美元的交易前估值。

  雖然安德森-霍洛維茨基金在2013年投資優步競爭對手Lyft,并已將部分股票套現獲利,但它并沒有與優步斷絕關系。據參與談判的消息人士透露,安德森-霍洛維茨基金曾在2014年和2016年參與這兩家網約車公司的合并談判。如果實現合并,這將為其在優步占有一席之地打開后門。無論如何都很難忽視沒有拿下優步這一事實。目前優步估值為760億美元,正準備進行首次公開募股,估值可達3月上市的Lyft的四五倍。安德森-霍洛維茨基金拒絕對優步發表評論。

  安德森-霍洛維茨基金的領導層還受到其他抨擊。該基金在實現管理層多樣化方面進展緩慢,上榜去年全球最佳風投人榜單的共10名普通合伙人中實際負責投資的合伙人都是男性。造成這一現象的部分原因在于該基金規定普通合伙人必須曾任初創公司創始人而不從內部提拔。去年該基金新增三名女性普通合伙人,但在此之前流失了頂尖人才。

  在2016年特朗普當選前的幾個月,硅谷文化氛圍迅速變化,安德森也站錯了隊。他在推特上與現已被禁言的極右翼分子雅諾波魯斯(Milo Yiannopoulos)熱情互動,而且在印度禁止Facebook一項新服務后,開玩笑印度在殖民統治下可能會更好,對此扎克伯格罕見予以指責。于是安德森刪除大部分推文,不再在社交媒體上踴躍發言。安德森表示,他這么做不是因為有關印度的言論遭到反對,而是因為“大環境”,尤其是在政治和文化方面的環境;當一切 “恢復正常”(也許2020年),他可能會回歸。

  安德森和霍洛維茨近年來的鋒芒有所收斂,如今的觀點與年輕氣盛時不同。安德森現在稱:“風投行業未曾陷入過危機,公司如何名列前茅無關緊要。”霍洛維茨的感觸更多,說自己有點很后悔,因為以前傷害了一些人的感情,他們的企業其實很不錯。至于女性無法晉升普通合伙人的公司聘用規定,霍洛維茨坦承,由于早已成為公司對外形象的核心之一,改變這一規定比較困難。他說:“要承認這個錯誤是一件大事,改正錯誤耗時可能超過預期,但我們還是做到了。”

  今年初春時分,安德森-霍洛維茨基金的一小群高管在總部與一家生物科技公司的兩位創始人召開推介會議。該公司關注度不高,但市場需求旺盛。重點在于,風投家向創業者推介服務,而且還是運營團隊負責人向尚且籍籍無名的初創公司推銷服務。兩位創始人對此頗為不解疑。兩年前他們求助安德森-霍洛維茨基金,當時該基金為其種子輪融資開出一張小額支票,但無法為生物初創企業提供更多資金。于是在會議接下來的一小時,安德森-霍洛維茨基金向他們展示了過去18個月里如何為聯合健康集團(UnitedHealth)和凱撒醫療集團(Kaiser Permanente)等公司帶來專家和人脈。

  這種反向推介象征著安德森-霍洛維茨的全新面貌。除了顛覆一貫的風投流程外,該公司還開始進軍曾稱永不涉足的生物科技領域。做大規模和尋找挑戰現狀的企業要求安德森-霍洛維茨進軍新領域,目前已通過兩只基金為生物科技籌資6.5億美元。2017年至今擔任安德森-霍洛維茨普通合伙人的康德(Jorge Conde)表示:“公司在生物技術領域的影響力還遠不及科技領域。但我們同心協力,立下了這個目標。”康德曾擔任上市基因公司Syros的戰略負責人,并且與人合創一家基因組初創公司。在安德森-霍洛維茨,像康德這樣的專家們已經很常見。合伙人一周三次按主題召開委員會會議以評估交易,每周一和周五召開全公司會議對潛在投資進行審查。

  至于加密貨幣行業,去年安德森-霍洛維茨為這個大起大落的行業籌集了一支3.5億美元的基金。但直到最近,合伙人迪克森(Chris Dixon)和豪恩(Katie Haun)一直在私下會面霍洛維茨。嚴格來說,迪克森和豪恩兩人的基金是獨立于公司的法律實體。這意味著他們擁有自己的電郵地址和網站,因為注冊成為傳統風投的基金受到諸多法律限制。安德森-霍洛維茨基金是加密貨幣市場平臺Coinbase的早期投資者,也是緊跟2017年加密貨幣熱潮的眾多公司之一。然而,在比特幣和以太幣的價格高高在上之后,它卻是僅有的幾家加碼投資的公司之一。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將此類投資規定為“高風險”投資,要求此類投資、二次購買以及基金或代幣投資比例不得高于傳統風投基金的20%。

  因此,今年春季安德森-霍洛維茨做出迄今最令人不快的舉措之一:宣布放棄風投豁免注冊,而是注冊為金融顧問機構,相關文件準備工作已在3月完成。這樣做不僅成本高昂,而且實施困難,因為需要聘請合規專員審核每位員工,禁止其投資人在公開場合對投資組合或基金業績高談闊論——即使是在其播客也不行。豪恩說,這樣做也有好處,公司合伙人能再次自由地分享交易。(檸楠/編譯)

責任編輯:張玉潔 SF107

熱門推薦

收起
新浪財經公眾號
新浪財經公眾號

24小時滾動播報最新的財經資訊和視頻,更多粉絲福利掃描二維碼關注(sinafinance)

7X24小時

  • 05-10 泉峰汽車 603982 9.79
  • 05-06 中簡科技 300777 --
  • 04-30 寶豐能源 600989 --
  • 04-30 鴻遠電子 603267 --
  • 04-25 新城市 300778 27.33
  • 股市直播

    • 圖文直播間
    • 視頻直播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