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周刊》:拖運南極洲冰山解決淡水危機

《商業周刊》:拖運南極洲冰山解決淡水危機
2019年06月18日 15:12 新浪財經

牛市來了?安裝新浪財經客戶端第一時間接收最全面的市場資訊→【下載地址

圖為《商業周刊》雜志封面圖為《商業周刊》雜志封面

  導讀:《商業周刊》新一期封面文章稱,南非沉船打撈專家斯隆計劃從南極洲拖運冰山至開普敦,以緩解該市的淡水危機。

  斯隆(Nicholas Sloane)是南非沉船打撈專家,現年56歲,經歷兩次直升機墜機事故而大難不死,在起火、下沉、分解或向大海泄露石油、化工產品、貨物的輪船上搶救工作了數千小時。他經常在半夜接到電話,讓他馬上飛到全球某地的災難現場。有兩次他用水炮、聲炮、閃光燈打退了武裝海盜。

  斯隆經常是隨遇而安,在努力搶救的燒焦或進水的船上搭個簡易床鋪安身。有一次他在全世界最偏遠的群島特里斯坦-達庫尼亞群島和一家人生活了三個月,安排海難造成燃料油污染企鵝的救助工作。最近兩年半他負責耗資近10億美元打撈歌詩達協和號(Costa Concordia)的工作,這艘意大利游輪在托斯卡納附近觸礁沉默,造成32人死亡。

  不過在去年上半年的某一時刻,斯隆很想洗澡卻做不到。當時他在開普敦家中,而這座城市宣布一項緊急情況:經過三年嚴重干旱,400萬人口的開普敦有可能成為全球第一座市政供水告罄的城市。為了防止水網關閉,政府規定每個家庭每人每天限量供應50升水。斯隆說,“這點水還放不滿半浴缸,而我妻子過去每晚要泡澡、每天早上要淋浴。”

  多虧下的及時雨和大幅減少用水,災難才得以避免。不過開普敦的情況還遠未恢復正常。日用水限量有所提高,但僅為70升,人們仍然匆匆淋浴,收集雨水沖馬桶。一些賓館拿走浴缸的塞子,以控制客人揮霍用水。全南非的農民備受煎熬。西開普減少了30多萬季節工崗位,糧食產量下降約20%。干旱肆虐時,北開普成千上萬的農民殺掉牲畜以節省飼料錢。

  斯隆還是沒在家里泡澡,對開普敦的未來并不樂觀。他說,“我們再也回不到開普敦用水充沛的時代了,因為過去20年人口增長了近40%。”這就是斯隆為何正在研究一個聽起來也許很荒謬的解決辦法。他打算利用自己不同尋常的技能,把南極洲的巨大冰山拖到南非融化為城市供水。他說,要經濟上可行,拉的冰山必須很大,最好是1000米長、500米寬、250米深、重達1.25億噸的冰山,這樣一座冰山將滿足開普敦一年約20%的用水需求。

  斯隆已經組織了一支隊伍,內有冰川學家、海洋學家、工程師。他還找到一群投資人資助這個開創性的項目Southern Ice Project。預計該項目將耗資逾2億美元,其中很大一部分由兩家南非銀行和瑞士水科技基礎設施公司Water Vision AG提供。如果計劃獲得成功,斯隆的團隊需要與南非就購買南極水達成協議。他們可能在六個月內包租船只、準備好所有必須的材料,不過正式行動要到11月或12月南極洲氣候相對不太惡劣之時進行。

  利用冰山并非新想法。19世紀中葉,智利的釀酒商從圣拉斐爾海域拖一些小冰山(有時給冰山裝上風帆)到瓦爾帕萊索冰鎮啤酒。20世紀40年代,斯克里普斯海洋研究所(Scripps Institution of Oceanography,SIO)的伊薩克(John Isaacs)開始探索更天馬行空的方案,比如拉一座80億噸的冰山到圣地亞哥緩解加州的干旱(伊薩克設想的這座冰山長達200英里、寬3000英尺、深1000英尺,極其罕見)。20世紀60年代,石油公司開始利用粗大的繩子拉住小冰山改道以免撞上井架,如今這一措施已很普遍。如果形勢太嚴峻或冰山太大,有時候井架不得不拆除。

  20世紀70年代,美國陸軍、蘭德公司均研究利用南極冰川作為淡水來源。差不多與此同時,沙特王子費薩爾(Mohammed al-Faisal)開始斥資組織國際冰川學家和工程師進行極地研究,希望設法改變冰川漂移方向。費薩爾甚至贊助1977年在愛荷華州Ames舉辦的首屆國際冰山利用大會(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Iceberg Utilization for Fresh Water Production, Weather Modification and Other Applications),從阿拉斯加拉來一座重2000多公斤的微型冰山。費薩爾最終停止資助極地研究,但繼續嘗試利用冰川水。

  如今在紐芬蘭,一批小公司(其中一家名為Iceberg Vodka)雇傭所謂的“冰山牛仔”用電鋸、鐵鉤甚至步槍從北極漂流的冰山上采冰,然后網羅在一起融化用于提取優質酒精(冰川由層層疊疊的雪組成,水的純度非常高。)今年春季小偷用水管從Iceberg Vodka的油輪偷了3萬升冰川水。該公司CEO邁耶斯(David Meyers)稱,他們也許認為偷的是伏特加。另一家紐芬蘭公司Berg Water出售“1.5萬年前”的水,12件售價高達180美元。

  由于全球淡水越來越緊缺,人們對冰川水的興趣更加高漲。據世界衛生組織,當今全球21億人缺乏安全的飲用水。聯合國則稱,到2030年全球淡水缺口將達40%。這一問題主要由于政府監管不力、水力壓裂法開采石油、污染、基礎設施老舊等造成。據估計,即使在美國,漏水和偷水造成淡水損失16%。在巴西和其他一些國家,這一比例高達40%。

  對此問題沒有靈丹妙藥。海水淡化不是好辦法,該法成本高、耗能大,產出的含化學物質濃鹽水比淡水更多。濃鹽水鹽度極高,含有銅、氯等對脫鹽工藝有害的物質,其中很多濃鹽水排入大海。由于濃度高,這些濃鹽水沉入海底,消耗海底氧氣、殺死大片海洋生物。據聯合國2019年的一項報告,全球海水淡化廠每年生產518億立方米濃鹽水,相當于覆蓋在整個佛羅里達州深達一英尺。去年對18萬以色列人的研究發現,飲用淡化海水或導致心臟病增加6%-10%,而且淡化海水的味道也很差。

  與此同時南極洲每年10多萬座冰山融化成為海水,最大者如一國國土面積(最近發現的一座冰山和牙買加一樣大),按照一些人的計算,所含淡水供應每年全球所需綽綽有余。幾家組織正在爭取拖拉冰山的資金和相關技術,不讓這些淡水白白流失。2010年歐盟收到一項提議,建議從紐芬蘭拖拉冰山到長期缺水的加那利群島。阿聯酋計劃檢驗進口冰山的可能性,在2020年末之前從南極洲拖拉一座冰山至澳大利亞或開普敦。德國公司Polewater Gmbh稱,過去六年斥資280萬美元聘請專家制定將南極洲冰川水引入干旱地區的戰略,同時強調盡量減小對環境的影響。該公司受到綠色和平組織部分官員的稱贊,預計今后三年需要資金6700萬美元。

  不過如果要拖拉1億噸的冰山經過浪高達15米的南冰洋,投資者還是指望斯隆。瑞士投資人穆爾德(Bert Mulder)表示:“我最初很懷疑,后來開始聽斯隆介紹,覺得如果有人能做到,那一定就是他。”

  斯隆生于贊比亞,常在家鄉的江河湖泊中嬉戲。他10歲左右舉家遷至南非德班附近的一座小鎮,開始航海,發現自己喜歡在暴風雨的大海中航行。高中畢業后他跟隨商船隊服完兵役,然后用10年時間成為船長,管理油輪、貨輪,拖運鉆井平臺。從此他進入海上打撈的辛苦行業。在這個行業,打撈成功的團隊獲得遇難船只估計價值的7.5%-10%作為報酬,通常高達數百萬美元。

  今年上半年斯隆在開普敦和家人住在一起,但始終為雇主、總部設在佛羅里達州的全球打撈公司Resolve Marine Group待命。拖拉冰山是斯隆的副業,他延攬了業內大名鼎鼎的人才。第一個是法國工程師Georges Mougin,費薩爾王子曾讓他擔任自己公司Iceberg Towing International的CEO。Mougin現年91歲,40多年來多數時間用于探索拖拉冰山的技術和材料。其次是1993 – 2005年擔任挪威極地研究所(Norwegian Polar Institute)主任、現年77歲的Olav Orheim,他拖拉的冰山也許比任何人都多。

  斯隆的團隊與挪威、南非大學的海洋學家、工程師及政府附屬機構合作,開始制定方案,很快吸引媒體報道。斯隆稱,“很不幸第一篇報道在4月1日刊出,人們以為是個愚人節笑話。”斯隆的隊伍只關注南極洲的冰山,這些冰山從巨大的海底大陸架斷裂,從南極大陸綿延開來,通常比北冰洋的冰山大數百倍。大冰山幾乎總是呈扁平狀,因而更加穩定。相比之下,北冰洋的冰山大多數來自格陵蘭島的陡峭冰川,形狀通常很不規則,內部有很多脆弱點,容易斷裂或翻轉。

  斯隆的隊伍將利用衛星數據確定大小形狀合適、途經南極洲與開普敦中途戈夫島的冰山,該島距離斯隆的最終目的地還有2500多公里(每天一般出現三四座理想的冰山。)然后他們將利用聲吶和雷達掃描實地考察冰山,以確定其具體大小,檢查是否存在結構缺陷。如果看起來都不錯,那么團隊將安排兩艘拖船,用由直徑約13厘米的超級材料大力馬線(Dyneema)繩組成的大網環繞冰山。和金屬纜繩不同,大力馬線在水中懸浮,且強度更大,更適合低溫、磨損大和張力大的環境。大網耗資約2500萬美元,展開長逾三公里,高約18米,像一根皮帶捆住冰山的腰部。冰山水下部分可達70層樓高。

  這一切都要在風高浪急的情況下完成,風速可達130公里/小時。斯隆稱,“這是全世界最惡劣的海洋環境,人們除非迫不得已是不會到此地的。”大網安裝完畢后,冰川便被系上相隔約一兩公里的兩艘巨型油輪。之后油輪仍將保持約300米的距離,以每小時一兩公里的速度航行。油輪將由拖船牽引,因為在如此低的速度下它們幾乎無法轉向。行動需由倫敦勞埃德保險公司保險,以免冰山中途分裂,在其他船只的航路上留下危險的碎冰。

  斯隆團隊的目標是順著南極洲環流東行,然后在戈夫島附近伺機全力轉向本吉拉洋流,這股洋流將推動冰山北上至南非西海岸。斯隆打趣道,“如果碰上不合適的洋流,我們就得聯系澳大利亞,問他們是否想買冰山。”

  斯隆稱,拖拉冰山的速度堪稱龜速,整個航程估計要八九十天。預計拖運過程中冰山每一邊將融化0.05米-0.1米,到達時體積將減少約8%,但某些因素(尤其是風暴)可能加大對冰山水位線的侵蝕。冰山最終到達開普敦西北部,停泊在冰冷、緩慢流動的班吉拉洋流中,距離海岸約40公里。斯隆的團隊將用1000噸的系泊設備固定冰山,用800噸重的土工布包住冰山的水下部分以降低波浪沖擊和防止進一步融化。

  為了利用冰山水,斯隆團隊將通過駁船把土方設備(包括研磨機械)運到冰山處,利用這些設備挖一個淺坑,加快冰山的融化。冰山每日產生6000萬升至1.5億升冰水混合物,泵入一隊集裝箱船隊運走。冰水混合物上岸后輸入臨時管道系統與市政供水混合。斯隆認為冰山可供應開普敦一年的用水,然后變得不穩定而分裂。斯隆稱,當冰山體積減小到原體積的30%時可能會分裂。

  在嘗試拖運冰山之前,斯隆團隊需要幾個月時間進行環評。一個問題在于,在非洲海岸停泊一座冰山將造成何種影響。開普敦大學海洋學教授Marcello Vichi稱,“我們不清楚對這一地區氣候、海洋生態系統的影響。我們得進行大量研究,但這需要資金和時間。”上個月加入斯隆團隊的馬薩諸塞州海洋學研究所Woods Hole Oceanographic專家康德恩(Alan Condron)將在幾個月內開始建模研究冰山對環境的影響。康德恩還計劃建模冰山融化速度和各種運輸路徑。

  成本也許是最大的障礙。斯隆稱南極冰川水的成本是輸送地表水的三倍。開普敦政府內的反對者稱成本還會高得多。市政委員會委員Xanthea Limberg稱,“該方案不適合開普敦,既復雜又充滿風險,而且預計成本極高。”其他一些官員則稱,全球淡水危機愈演愈烈,南非人口大爆炸及氣候變化的影響要求開辟傳統水資源以外的水源。

  斯隆為Southern Ice Project投入了逾10萬美元自有資金。他說,“如果10年前別人問我,我可能會說這太瘋狂了,不過現在時機正好。”斯隆指出,開普敦是拖運冰山的最方便目的地,因為它相對靠近南極且本吉拉洋流途經此地。不過斯隆認為,最終南極冰山可拖運到澳大利亞珀斯和智利圣地亞哥,“如果能夠運到開普敦,就能夠運到納米比亞甚至安哥拉。”(檸楠/編譯)

責任編輯:張玉潔 SF107

熱門推薦

收起
新浪財經公眾號
新浪財經公眾號

24小時滾動播報最新的財經資訊和視頻,更多粉絲福利掃描二維碼關注(sinafinance)

7X24小時

  • 06-25 大勝達 603687 --
  • 06-25 中信出版 300788 --
  • 06-25 丸美股份 603983 --
  • 06-24 紅塔證券 601236 3.46
  • 06-18 中國衛通 601698 2.72
  • 股市直播

    • 圖文直播間
    • 視頻直播間